灯草和尚2

灯草和尚2

自牖执手,切其脉也,而孔子教人游艺,如礼记疏所称夫子脉诀,卒未闻传之其人,岂真以方伎而贱之,盖其慎也。冒眩者,支饮格于心下,下之阴不得济其上之阳,于是阳淫于上如复冒而眩以生。

何说之也!曰∶大青龙汗出恶风者不可服,越婢汤加附子,则证为汗出恶风,若附子又从而汗之,独不畏厥逆筋惕肉耶,盖加附子正以其汗出。 桂枝能和两弱之营卫,而不能和卫不就营之营卫;能由阴达阳,而不能由阳返阴。

夫所谓十六两者,已将石膏并计在内,所谓三两有余者,以古一两今二钱零计之,不知鸡子大一块,洄溪究作今称几何。 不俗之故,自在腰脊,与不能有异。

 心中痞悬痛,与胸痹痛有别,故不用瓜栝薤白。即别直等参,亦未足言冲和煦育之功。

 欲自利利反快者,利不即利,既利则快。无大热而用石膏至半斤,其义与越婢正同。

其所以主之者何故?又云凡仲圣所称欲吐,多是火逆。

Leave a Reply